【赖上岳母娘】(第二章)

論壇分享:

作者:吴花残照


2018/4/1 发表于: 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8500


 


                第二章


 


  秦小璐匆匆地走进电梯,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快11点了,老公说晚上同


学聚会,也不知回了没回。如果老公还没回去,那就太好了,如果回了,就不得


不对老公撒谎说明一下自己去哪了。秦小璐是报社记者,不按时回家吃饭也很寻


常,但是晚上如果回得太晚,借口就不是很多,无非就是加班赶稿这很容易查证


的借口。


 


  出了酒店,秦小璐上了一辆的士,赶回家的时候,家里一片漆黑,老公还没


回来,太好了!秦小璐不由地暗暗舒了一口气,开灯,放下包,进卧室拿出换洗


衣裳,这些动作几乎一气呵成。她得赶快洗澡换衣,虽然走之前已经洗过了,但


是回来的路上,她还是感觉下面有东西在流,身上也有着另一个男人的气味,这


些罪证必须马上消灭。她走进卫生间,麻利地脱掉了衣裳,内裤上果然有湿湿的


一滩粘液,比女人的白带还稠,这明显是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秦小璐像做贼似


的洗掉了内裤上的污物。


 


  蓬头喷出温暖的雨珠,浇洒在秦小璐光滑白润的肌肤上。秦小璐拢着头发,


仰头闭眼,任水流从头淋下。但她的心里并不平静,她没想到刚过去的一个小时,


她经历了一次如梦如幻的出轨,很不真实,她甚至希望这只是一场春梦,醒来就


什么都没发生。但是不是的,她确实和另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那个男人摸遍了


她的身体,用他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出入无数次,最后在她的体内达到快感,射


了两次她都觉得脏污的精液。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奸情,但无可否认,她


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存在,令她心跳加速,如同刚参加完一次历险的游戏,有


一种经历刺激后的快感。也许那是一种新鲜感吧,也可能就是偷情的感觉吧,她


也搞不清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但也伴随着一种强烈的不安。她现在就好像上了一条贼船,很难回头。今天


迈出了第一步,但不会是最后一次,被提拔的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得十年二


十年才能到达彼岸,徐东明也不会一次就罢休,她还得陪他不断地睡下去,或许


得等到他对她没有了兴趣为止。这是很危险的事情,老公知道了怎么办?她不敢


想,不敢想奸情败露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洗完澡刚躺到床上,老公回来了,秦小璐收住思想的缰绳。我回来了!秦小


璐的老公许善民在门口叫道。


 


  许善民在门口换了拖鞋,进卧室拿了换洗衣服洗了个澡,上床时发现妻子脸


上红润,秀色动人,不由的起了淫心,他调笑她说:「老婆在想什么呢?脸上羞


色满面,是不是在想别的男人啊?」秦小璐嗔了他一眼说:「胡说什么呀,睡觉


吧。」许善民掀开被子,把妻子搂在怀里说:「我检查一下。」说着把手插进妻


子的内裤,果然见妻子的阴户已经湿润了,说道:「还说没想,都这么湿了。」


秦小璐有些心虚,把手伸进丈夫的内裤,握着他那已经发硬的阴茎撒着娇说:「


我就是想你了,怎么的!」许善民按着妻子阴户上的小豆豆,逗她:「想我什么


了?」妻子把脸埋在他的怀里说:「想你操我了!」


 


  在妻子的配合下,许善民顺利地脱掉了妻子的内裤和乳罩,翻身扑在妻子的


身上,把阴茎插进了妻子的逼里。他觉得妻子今天里面比平时要湿滑得多,根本


不要什么前戏就一插到底。他也没有多想什么,只以为今天老婆春心荡漾,等老


公来操等得久了,心里还很欣慰。


 


  今天里面比平时湿,是不是吃了春药?他还在调笑着妻子,秦小璐知道是徐


东明精液的缘故,只得掩饰道:「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就是特别想你。」


 


  许善民俯下身子亲了妻子一吧,卖力地操了起来。许善民的阴茎又粗又大,


每回都操得秦小璐要死要活的。秦小璐呻吟着,一身紧绷着大汗淋漓。她忽然想


起了徐东明,在看见徐东明之前,秦小璐只见过丈夫一个人的鸡巴,她以为大人


的鸡巴都是一样的,见过徐东明之后,才发现原来男人的鸡巴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跟老公的鸡巴比起来,徐东明的鸡巴显得太小了,而且大鸡巴操起来还是更舒服。


该死,这时候还想起徐东明,秦小璐心里忽然生出对老公的愧疚感。对不起,老


公,我今天做了你不能原谅的事情。我也是没有办法,为了我今后的前途,我只


能对你不住了,只希望你永远都不知道,永远都像现在这样爱我。我虽然委身于


他了,但是我对你的爱,一点都没有减少,而且只会更多。秦小璐心里对丈夫如


此复杂地道歉着,两条腿紧紧地缠住丈夫,只想把丈夫缠得更加的亲密。


 


  许善民终于爽了,在妻子的阴道里泄了。用纸巾擦净之后,就自顾睡去。


 


  此刻已是夜深人静,但秦小璐一直没有睡着,她不停地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


事情,最后竟发觉眼里滴出了泪水……


 


  此后的许多天徐东明都没有再召见秦小璐,倒让秦小璐有些心慌了!难道上


次让徐东明不满意,让他对自己失去了兴趣。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会不会把自


己调到团市委去?如果就此罢休了,那自己岂不是吃了大亏,白白让他操了一回?


她很想给徐东明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又怕徐东明误会她是想他了,她一个女孩子


终究是主动不了。后来市委组团到北京去招商,秦小璐被报社派去随团采访,在


北京,她见到了徐东明。在采访中她才知道徐东明带领先遣团已来北京好一段时


间了,这次招商,市委书记和市长亲自领队,相当的重视。他只见了徐东明一面,


徐东明陪着市委书记和市长从她身边走过,徐东明却装作不认识秦小璐,看都没


看她一眼。这让秦小璐有些失望,她开始觉得徐东明只是想玩她,而把她调到团


市委去当宣传部副部长的事,很有可能是骗她的。


 


  从北京回来之后,秦小璐加了一天的班,写了一篇详细的报道。刚把报道呈


报上去,就意外地接到了徐东明的电话,徐东明要她晚上8点到上次那间五星级


大酒店去。秦小璐居然有些高兴,这时老公也来电话说,厅里的领导来市里视察,


要陪同和接待领导,不回去吃饭了。秦小璐告诉老公,晚上要加班,可能回去较


晚。


 


  下班后,秦小璐回去不想做饭,就叫了份外卖吃了,然后上网看了一会儿新


闻。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到浴室去洗了一个澡,然后清清爽爽地出门了。


 


  这回是她愿意去的,她想要问徐东明关于调动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当然,


她还会跟他做爱,这是回避不了的事情。


 


  秦小璐刚刚进入徐东明的房间,已在房间等候的徐东明就急不可耐地把秦小


璐抱在怀里,嘴里叫着:「我的小宝贝儿,小心肝儿,我可想死你了。」


 


  秦小璐装作不信的样子,说:「想我也没见你给我打电话。」徐东明解释说:


「你也知道,我最近为招商的事忙死了,上回在北京见到你,我就特想把你喊道


房间里,狠狠地操你。」


 


  秦小璐说:「你说调我到团市委去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给团市委书记打过招呼了,他也答应了。不过没那么快,有些程序


要走下。过几天党组会开会专门研究你的事情。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没有办


不成的。」徐东明搂着秦小璐的腰肢,紧紧地往自己身上箍,隔着裤子,腹部都


能感觉到她的体温。


 


  「那真的谢谢你了。」


 


  「你想怎么谢我?」


 


  秦小璐可说不出今天随你操这样的话来,于是反问道:「你想要我怎么谢你?」


 


  「我想要你今天主动一点,把我当成自己的老公,让我销魂,让我爽。」徐


东明看着秦小璐那羞怯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把她剥光了,但他想逗着秦小璐玩会


儿,抑制着自己的急不可耐。


 


  秦小璐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但徐东明要她说出来,没办法,秦小璐只得说:


「我把你当成我的老公,让你……爽。」


 


  「那就从接吻开始吧。」徐东明说。


 


  秦小璐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张开两手搂住徐东明的脖子,两人张着嘴舌头


搅在了一起。吻了一会,徐东明说:「现在把我的衣服脱下来。」


 


  秦小璐像个佣人似的,把徐东明的衣裤一件件脱下来,徐东明的阴茎已经硬


了,高高举着已经急不可待。看着脱光的徐东明,秦小璐即害羞又不能装得太矫


情,只得红着脸含羞地看着徐东明的阴茎。


 


  徐东明轻轻甩了甩他的鸡巴,对秦小璐说:「摸我的鸡巴。」秦小璐伸出手


去,轻轻握住并慢慢的撸动。徐东明又说:「你不想问候一下它吗?」秦小璐不


解地看着他说:「怎么问候?」


 


  「你对它说,小弟弟,有没有想姐姐呀?」


 


  秦小璐于是低下身去,像逗小孩似的对徐东明的鸡巴说:「小弟弟,有没有


想姐姐呀?」


 


  徐东明捏着嗓子,装作小孩子的声音说:「我想姐姐了。」


 


  徐东明的表演可把秦小璐逗笑了,她笑着又问:「你怎么想姐姐的呀?」


 


  「我想和姐姐操逼。」


 


  秦小璐点着徐东明上翘的鸡巴,教训说:「你这个小流氓,尽想做下流的事。」


 


  「我生来就是操逼的呀,姐姐,你今天会让我操吗?」


 


  秦小璐笑得倒在地上,捂着嘴说:「我说不下去了,太下流了。」


 


  徐东明把秦小璐扶起来:「说说下流话能助兴,你不是要让我爽吗?」


 


  秦小璐记起自己刚刚是说过这样的话,便认真起来,她咳了一声说:「那我


试试看吧,不过你不准笑话我。」


 


  徐东明笑着鼓励她说:「我哪会笑话你,来,接着说,姐姐,你今天会让我


操吗?」


 


  「那得看你今天乖不乖呀,乖的话,姐姐会让你操哦。」


 


  「我最乖了,姐姐你看我乖不乖呀?」


 


  「今天还挺乖,姐姐让你操,好吗?」


 


  「好呀!今天有逼操咯,今天有逼操咯!」


 


  秦小璐已笑得接不过气来,徐东明也笑着摆了摆手,坐到沙发椅上去。调笑


就此告一段落,徐东明命令秦小璐说:「你也把衣服脱了吧。」


 


  秦小璐这时已不再害羞了,当着徐东明的面一件件把自己脱光。徐东明欣赏


着秦小璐脱衣的动作,他非常喜欢看秦小璐腹下的那一撮阴毛,他觉得女人向他


露了阴毛,就等于向男人不再隐瞒自己的最私密的部位。他让脱光了的秦小璐靠


前来,向她伸出一只手。


 


  「拿着我的手,去摸你的逼。」


 


  秦小璐听话地抓住他的手,伸进自己的胯下。徐东明用力地拿捏着她肥厚的


阴唇,感到有滑腻的阴液流出,便将中指插入到阴道。秦小璐「哦」了一声,有


些站立不稳,她觉得他的指头触摸到阴道里的一个地方时,阴道里会特别的酸麻,


徐东明显然知道这是一个性欲的开关,用手指在这个开关附近不停地挑逗,体内


自禁不住地流出很多的水来,后来都发出了水响的声音。秦小璐活了二十多岁,


竟然不知道自己的阴道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小秘密,而徐东明轻车熟路。真是个玩


女人的高手,秦小璐的心里不由地这样评价着他。


 


  徐东明这样弄着她,让秦小璐感到很不好受,很想有一根鸡巴戳进去,现在,


她只想徐东明的鸡巴去操她,不要再折磨她。这时徐东明把秦小璐往身上一拽,


秦小璐一下跌落在徐东明身上,徐东明顺势把秦小璐抱在怀里,低头把她的乳房


紧紧地含在嘴里。


 


  他闻到秦小璐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就问道:「来之前洗过澡


了?」


 


  「嗯。」


 


  「你知道今天肯定会被操吗?」


 


  「知道呀,不让你操你肯放过我吗?」秦小璐已经学会了什么事情都顺着徐


东明,所以也会说一些下流的话来取悦徐东明。


 


  「所以洗香了来让我操?」


 


  「……我怕身上的汗味让你嫌我。」


 


  对秦小璐的回答,徐东明感到相当的满意,他在秦小璐的嘴上亲了一下说:


「我还没有洗澡,你帮我洗好不好。」


 


  秦小璐正被徐东明抠得难受,早就想脱身,听他这样说,马上站了起来,拉


着徐东明的手说:「走,我给你洗澡去。」


 


  在给徐东明洗澡的过程中,徐东明的手一直没有闲着,他一只手玩着秦小璐


的奶子,一只手抠着她的小逼。而秦小璐并未受其干扰,仿佛是按照既定的程序,


用沐浴液依次在徐东明的身上涂抹,即使在帮他清洗阴茎的时候,也没有在阴茎


上多停留一下。


 


  但徐东明没有放过她,他让她去摸摸他的蛋蛋,看是不是大了一些。秦小璐


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蛋蛋,又蹲下身去仔细地看了看说,蛋蛋不知道大没大,但是


袋袋好像是大了一些。徐东明低头看着秦小璐说:「上次操了你以后,我就没碰


过其它的女人,给你攒着精液呢。」


 


  秦小璐站起来,继续抚摸着他的阴茎说:「攒着精液有什么用?我又不跟你


怀孕。」


 


  「不怀孕我也攒着给你呀。我喜欢在你的阴道里射精,我要让你的阴道装满


我的精液,然后带回家去。」


 


  「带回家去干什么?」


 


  「和老公睡觉呀!你老公做梦都想不到,你的阴道里还装着我的精液。」


 


  「我看你呀,就是一个老流氓,睡了人家的老婆,还想羞辱人家的老公。」


 


  徐东明嘿嘿哈哈地笑了起来。秦小璐说他老流氓,他心里居然很受用。他喜


欢秦小璐这样叫他,这不是真的骂他,而是一种暧昧的语言。


 


  其实他心里另有一个打算,秦小璐不知道罢了。


 


  徐东明按了按秦小璐的肩膀说:「分别了这么久,你可能很想吃我的鸡巴了


吧?」


 


  秦小璐知道徐东明想干什么了,嘴里说着:「谁想吃你的鸡巴呀!」说是这


么说,却自己已经坐到了徐东明早伸到他屁股下面的脚背上,让他的脚背紧贴着


自己的阴户。


 


  她的手扳住他的大腿,用嘴去扑捉他的阴茎,调弄了几下后,就一口吞了进


去。徐东明两手叉腰,挺着小腹,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秦小璐的嘴里一进一出。


这回秦小璐放得开些了,她知道用嘴去取悦徐东明,舌头不停地舔着嘴里的阴茎,


这可让徐东明爽上天了。随着快感的步步到来,徐东明积攒了十多天精液已成欲


喷之势。秦小璐不知道徐东明心里有这个令她以后想起来都感到恶心的念头,徐


东明之所以十多天不碰女人,积蓄精液,就是等着今天在她的嘴里爆发,并且还


要逼迫她吃下去。秦小璐已感觉到徐东明快要射了,因为徐东明按住她的头,在


她嘴里快速地抽送,阴茎已经硬到极点。她不想徐东明在她的嘴里射精,想脱离


他的阴茎,但是徐东明死死按住不放,忽然徐东明呼了一声,一股又滑有暖又腥


的液体在她的口里爆发。徐东明射了很多,以至于她的嘴里都装不下,不少精液


从嘴角溢出,滴落在她的乳房和胸上。


 


  徐东明在秦小璐的嘴里射完了最后一滴精,命令她说:「不准吐出来,全部


咽下去。」秦小璐仍含着徐东明的阴茎摇了摇头,徐东明像个无赖逼迫她说:「


不咽下去我就不出来。」秦小璐嘴里含着一大泡精液,还被阴茎插着,正恶心的


不行,无奈,她只得把徐东明的精液吃进肚里。徐东明这才把阴茎抽出来,秦小


璐扶着墙干呕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埋怨道:「你坏死了!我老公的我都没吃过。」


徐东明过去拍着她的背,貌似关切,问她:「真没吃过?没有。那他在你嘴里射


过没有?」


 


  「射过一次,以后我再不准他射我嘴里了。太恶心了!」徐东明把秦小璐抱


在怀里说:「那我以后就不射你嘴里了,只射你逼里。别生气了。」


 


  徐东明洗了洗鸡巴,自己先出来,躺到床上。一会儿秦小璐也光着身子出了


浴室,徐东明盯着她腹下那撮黑色的阴毛,看着它像云一样飘到他睡的床上。他


搂着她,把她的手覆盖在自己软塌塌的阴茎上。


 


  「你说,你老公要是知道你吃了我的精液,会不会气疯啊?」


 


  「他肯定会疯掉的。」


 


  徐东明笑着又问:「他在哪个单位?」


 


  「市财政局。」


 


  「那你父母在哪里工作?」


 


  「我父亲在我三岁时就过世了,母亲在一所中学当英语老师。」


 


  「哦,对不起,我不该提起你父亲。」


 


  「没关系,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不懂事。」


 


  「你也不容易,从小就失去父爱,要不,你认我做你的干爹吧。」


 


  「干爹?」秦小璐抬起靠在徐东明怀里的头看了他一眼,说:「干嘛要认你


做干爹?」


 


  「我可以弥补你失去多年的父爱呀,按年纪来说,我是可以做你的爹了。」


 


  「那如果我认了你做干爹,我是不是可以不让你操了?」


 


  「那可不行,干女儿就是让干爹操的嘛,你看那些八卦新闻,哪个干爹不操


干女儿啊?」


 


  「那我不认。」秦小璐握着徐东明的阴茎,拇指轻轻地扫着龟头,像玩着一


件玩具。她漫不经心地跟徐东明聊着天。


 


  徐东明的手也漫不经心地在秦小璐白嫩的屁股上抚摸着:「你看啊,如果你


认了我做干爹,那你老公也成了我的干女婿,我也会关照你老公呀,说不定也把


他提拔了。」


 


  「我老公要是知道了我们干爹干女儿的关系,还不把我杀了?」秦小璐虽然


有些心动,但还是感到害怕。


 


  「我们这层关系当然不能让外人知道,就我们俩知道就行了。」


 


  「那好吧,我就认你做干爹,你可不要忘了你说的话。」


 


  「当然不会忘。我的乖干女儿,来跟干爹亲一个。」


 


  徐东明抬起秦小璐的下颌,和她湿吻了一会,秦小璐忍不住窃笑了一声,说:


「我总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了?」徐东明停止了亲吻,看着秦小璐的眼睛。秦小璐笑着说:「


我怎么感觉像父亲操自己的女儿似的。」徐东明也笑了:「其实干爹的身份有两


个,一个是父亲,他给予女儿以父爱,一个是情人,他给予情人以情爱。情人之


间哪有不操逼的。」


 


  「你总说得有理,我是说不过你。哎,你又硬了。」


 


  「它想和你操逼了。」


 


  徐东明翻身上马,一口吞进秦小璐的乳房,又吸又舔的,然后一路下吻,舔


到了她的阴毛,再下去就舔到了她的阴唇。秦小璐的阴户是徐东明最喜欢的那种,


阴毛不是很多,但也不少,女人的阴毛徐东明见得多了,有的阴毛覆盖了整个下


腹,给人乱糟糟的感觉,有点稀稀拉拉,像是缺少营养。秦小璐的阴毛呈小三角


形铺排,看上去柔顺发亮,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秦小璐的大阴唇也是徐东明最


喜欢的那种,很饱满,向外鼓出,手指按下去很有弹性,一看就能产生搞逼时很


爽的那种感觉。


 


  她的小阴唇不是很大,从阴缝中伸出一个厘米的样子,妙就妙在做爱时这两


片阴唇会向外张开,呈蝴蝶的形状,水淋淋地一片粉红。这种张开的形状,就好


像张开双臂,等着迎接阴茎的进入,又像是充满着渴望。这样的人间尤物,怎不


叫人喜爱,徐东明忍不住贴了上去,舌头在阴唇间一顿乱舔。秦小璐没想到徐东


明会舔她的下面,因为老公不喜欢舔,嫌逼里有一股骚味。所以在徐东明舔她的


下面时,她忍不住一哆嗦,两腿把徐东明的秃头紧紧地夹在中间。这让徐东明有


些不舒服,于是又把她的两腿打开。


 


  徐东明舔阴的技术还是挺熟练,他舔得秦小璐舒服极了。她轻轻地喘着,竟


毫不自觉地捧住了徐东明的脑袋,死死按在她的阴阜上,想让他舔得更深,更卖


劲。徐东明知道秦小璐正被舔得舒服,也不挣脱,在阴唇间乱舔乱戳,结果弄得


鼻子上都沾满了淫水。


 


  「舒服吧?」徐东明终于挣脱了秦小璐的紧抱,出着大气。他差点被秦小璐


按得窒息。


 


  秦小璐一脸潮红地看着徐东明,微笑着说道:「好舒服,干爹真会舔。」


 


  徐东明从两腿间爬上秦小璐的身体:「以后我每次都舔你下面,好不好?」


 


  「好。我喜欢你舔我的下面。」


 


  「你下面出了好多水,你看我嘴巴和鼻子都是你的逼水。」


 


  秦小璐羞着脸说:「还不是你舔的。」


 


  「是想挨操了吧?让我好好操操我的乖女儿。」


 


  「操我,干爹操我。」


 


  「干女儿带路。」


 


  秦小璐捏住徐东明的阴茎,将龟头对准自己的逼口。徐东明屁股一沉,龟头


撑开湿滑的阴唇,连根插入。


 


  秦小璐的老公许善民此刻正忙着接待省厅的领导,吃饭的时候,领导们一桌,


办事人员一桌。办事人员不敢喝酒,而领导们喝着茅台,把酒甚欢。等领导们酒


足饭饱之后,办事人员还在酒店的按摩厅,安排领导们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按摩。


活动结束,已是十点多种了。许善民和其他工作人员从电梯下来,许善民看见一


个穿米黄色风衣的女子正从大厅出去。看那背影,很像自己的妻子秦小璐。因为


还有其它工作人员,许善民不便扯着嗓子喊自己的妻子。在酒店门口分手之后,


许善民坐上单位的小车。他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想开车接妻子一道回家。


 


  妻子接了电话,许善民问妻子在家里吗?妻子说不在,她在母亲家里,正要


回去。许善民不由地停顿了一下,难道刚才看见的那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可


是妻子他太熟悉了,看那背影太像他的妻子了。可能这回是真的看错了,许善民


想。他让妻子在岳母家等他,他开车去接。妻子说不必了,她已经在路上了。许


善民想,都这么晚了,公交车九点半就停开了,而且岳母住的是新区,比较偏僻,


的士也很少。于是开着车去岳母的住处,看路上能不能遇见妻子。但路上一直都


没有看见自己的妻子。


 


  已经到了岳母住的小区,还是去岳母家看一下吧。许善民把车停靠好,上楼


去按岳母家的门铃。门铃响了很久,也不见岳母来开门。莫非岳母睡了?可岳母


家还开着灯呀?就在许善民想要离去的时候,岳母把门打开了。


 


  岳母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睡衣,头发有些凌乱,一脸潮红。岳母今年48岁,


气质高雅,人也很漂亮,秦小璐的长相就随了她的母亲。见岳母穿着一件睡衣,


许善民也不进屋了,就在门口问了一下岳母。岳母说小璐没有来过,问他怎么了?


许善民撒谎说自己忘记带钥匙了,进不了门,打小璐的电话电话都关了机,岳母


说可能是电话没电了,许善民说那我回去等算了。


 


  从电梯下来,许善民想着岳母头发凌乱一脸潮红的样子,断定岳母家里一定


有个男人,说不定正操着逼让他给打断了。岳父去世得早,岳母一直是单身,有


个男人也很正常。岳母不仅漂亮,身材也很好,不胖不瘦,乳房和屁股都大,从


见到岳母的第一面起,许善民就幻想着能抱着岳母操一下。他见过岳母的乳房,


那是夏天,岳母穿着宽松的休闲服,在弯腰的时候,他从领口饱览了衣内的风光。


对于岳母,他跟其他好色的男人一样,都垂延三尺,但他还算是个正经的男人,


和秦小璐结婚两年,从没想过出轨,只是对他的岳母,还是心存一些幻想。


 


  许善民开车回家,不得不想到自己的妻子为什么对自己撒谎。明明没去过岳


母家,却谎称在岳母家,今天终于露出了破绽。为什么撒谎?为什么?


 


  难道妻子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妻子在玩出轨?不太可能。想想自己跟


妻子结婚两年,感情还相当深厚,并没有要出轨的理由呀!可是……


 


  可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许善民,你得小心了。


 


  回到家里,妻子刚从浴室洗了澡出来。妻子跟丈夫打了声招呼,就去卧室睡


了。许善民拿着衣服去浴室,注意到衣篮里没有妻子的衣服。以前妻子洗完澡,


换洗的衣服都放在衣蓝里,等丈夫换了衣服之后才去洗的,今天为什么早早地就


把自己的衣服洗了?这不太正常。这一个接一个的疑点都仿佛在印证着一件事,


那就是妻子出轨了!


 


  许善民决定不动声色,去查证妻子出轨的事实。

友情連結

本网站已依网站内容分级规定处理。本网站提供成人在线影音服务,进入参观之前, 请先确定您已年满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如果您是未满18岁者或对成人情色反感,建议您也请勿参访本站!

廣告連系: nobunaga6988@gmail.com

Copyright © sav6688.com 2014